皇冠投票公司
联系我们
手机:15906076250
QQ:295415505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网址:www.votegogo.com
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投票新闻 > 刷票成行业法规现仍空白 刷票公司:要多少就有多少

刷票成行业法规现仍空白 刷票公司:要多少就有多少

时间:2014-03-18 17:20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近春节,最火的是什么?当然是“刷票”!不过,除了抢手的火车票,还有另一种刷票在年末的活动高峰期显得异常“火爆”,只是似乎更加隐秘。近日,不少读者向本报反映,一些活动的“网络投票”存在“猫腻”,被“刷票”广告短信闹得不胜其烦。记者调查发现,随着越来越多的大型比赛将网络投票多少纳入评选标准,催生出一个新兴网络行业“刷票业”,令原本公开公正的评选方式陷入尴尬境地,然而目前我国却没有相关的法律规范这一行为。

报料

  “好人榜”候选人诉苦:

  “刷票短信”让我不胜其烦

  “荣誉是刷出来的吗?如果是这样,那我不会也不愿意要这样的‘荣誉’!”近日,羊城晚报多年“粉丝”,曾被评为2010年广东省妇联评选的十大杰出父亲之一的黄佳向记者“诉苦”,今年1月被列入“广州好人榜”候选人的他,竟然不止一次收到“刷票”的短信提示及电话通知,还说“只要给钱,可帮忙电脑刷票,保入前十名”,这让他不胜其烦,一方面觉得这样的“刷票”公司,有损评选的公正性,好好的“荣誉”变成了利益的驱动,另一方面,他又感到奇怪,如此具有“针对性”的通知,这些公司是如何发现自己的参选信息,甚至还得到了网站上并未公布的电话和住址?“这是破坏社会诚信的事情,实在是太坏了。”

  不过,因“刷票”而烦恼的人不止黄佳一个,被这样的刷票影响赛事的也不止“广州好人”。在本地某知名高校大三就读的糖糖(化名),去年曾参加过某全国性高校“最美女学生”的赛事。进入网络投票阶段,糖糖发动亲朋好友帮她投票,但只看到别人的票飞快地增加,她感到十分纳闷。“一眨眼间,有些人的票就多了几千甚至上万张。”糖糖说,当接到一个网络刷票公司打来的电话时,她才明白,这样的“爆发式增长”,其实就是刷票刷出来的。她向赛事主办方举报这一情况,没想到对方却置之不理,甚至有工作人员表示“我就可以帮你刷票,价格有优惠”,糖糖后来才听说,赛事主办方跟一些刷票公司签订了“协议”,从中获取返利。一气之下,糖糖干脆弃赛。

调查

  刷票公司夸下海口:

  你要多少名就有多少名

  1月10日,记者从活动主办方广州市文明办了解到,“广州好人榜”的网站投票是从2013年1月开始的,活动候选人统一由各区、县级市文明办、市直单位、在穗有关单位筛选报送,一直以来活动参与相当热烈。他们也听闻投票引来一些骗子及网络专业刷票机构的“关注”,黄佳已经不是第一个反映有“刷票”情况的候选人,对此他们非常重视,已经与网络技术人员进行沟通,在技术层面预防这种情况的发生,“我们对IP地址、每日投票次数等都做了一些限制。”并且在网站上专门提醒“严禁采取技术性手段刷票舞弊,一经查实,将取消候选人入选资格”。对于已经被举报的一些“刷票公司”,组委会已向公安机关报备,不排除对他们的恶劣行径采取法律手段。

  11日,记者在搜索引擎上输入“专业刷票”及“代理投票”,瞬间弹出大量刷票公司的广告,广告语很吸引眼球,如“强大团队实力,助您拿第一”、“让您不再为网络投票排名落后而烦恼!”等等。有些网络刷票公司甚至把参与过的全国各种评选罗列出来,表示公司的权威性。

  记者选择了一家名为“×鼎”的投票公司,该公司的网站显示,其服务宗旨是:优质、快捷、诚信。专心做好每一个评选活动,为客户提供最优质的网上投票服务,最合适的网络排名解决方案,给客户创造最高的网络性价比。通过QQ,一名客服告诉记者,他们拥有一支专业的点击队伍,“投票手”有几百人,“每天一百万票也没问题”。甚至只要支付高一点的报酬,无论是IP限制、来路检测、验证码等都可绕过。收费则是按票数计算,普通网站1万票100元,带验证码的网站1万票300元左右,如果需要身份证等就要翻倍。此外,还可以“包名次”,起价在5000元上下。全程通过网络平台付款。

  客服强调“不会突然增长”,并称“投票手”分散在全国,查不出IP,刷票“与正常程序一样,就是人多。”“要多少名都可以?”“只要给的费用够,保证没问题。”

专业人士

  刷票成行业 法规现空白

  “刷票其实已经很普遍了,我记忆里是从2003年左右,选秀大赛火爆起来的时候开始的。”曾经的“黑客”,在某网络公司从事数据分析的李先生告诉记者,这种投票公司往往由专门的“黑客”研究各网站漏洞,设计软件,网络点击刷票后IP自动变化,有时一天就能刷十几万票,而网站方一般很难发现。近几年来,“刷票”的人也从“单干”变成了“集团”,以往的媒体公司的“推手”或被动“等客”,现在变成独立操作,甚至有企划部门策划组织赛事,然后另有联络部门通过购买个人资料包来“有针对性”地对候选人进行“游说”。“几乎是毫无风险,只有买的人才知道它是怎么操作的,但都已经买了,你想他还会向外人说吗?毕竟不是光彩的事。”李先生说。

  “刷票的买卖双方为了一己私利去人为地扭曲正常的社会评价体系,违背了公平公正公开的竞争规则,损害了基本的诚实信用和社会互信。”盈科(广州)律师事务所的潘律师同时表示,遗憾的是目前我国对类似“刷票行为”法律规定还是空白,而由于“刷票公司”又涉及多个方面的经营内容,存在监管困难。他建议政府部门对一些特别重要的投票严格监管,而合格的活动主办方可以提前规定,对有刷票行为的一方在赛事中处以“删除票数”“取消资格”等处罚,对承揽刷票业务的一方则是及时向公安机关进行报备。

 
相关文章推荐: